YUKI KONG

青黄 这一路走来 2

糖心蛋:

晚安> <


2


彦川把黄濑房间的儿童床换成一张高低床,青峰像只闲不住的猴儿,一进屋就飞蹿到上铺并在被褥上滚来滚去表示此地已被占领。雪蕙好气又好笑的往猴孩儿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转头对黄濑柔声道:“对不起呀,凉太,等以后咱搬去大房子一定把最大的房间让给你。”


黄濑摇头表示不在意,很是大度的再三强调,“谁让小青峰是弟弟嘛。”


青峰像被踩了尾巴,一蹦三丈高,挥舞拳头,“谁让你这么叫我的,你才小,你全家都小……“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从床上摔下去,幸而被眼疾手快的彦川半空拎住。


雪蕙惊出一身冷汗,从彦川手里接过青峰,抬手又往他屁股上招呼了一巴掌,“叫你别整天跟犯多动症似的上蹿下跳,你这死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要不是你彦川叔叔反应及时,摔断胳膊腿有你好受的!“


青峰捂着屁股光打雷不下雨的干嚎,“啊,啊,肿了肿了——“


或许是因为青峰挨揍的样子太好笑,又或许是因为雪蕙阿姨嘴上吼得凶下手却如弹棉花的护短行为令他生出些许羡慕,黄濑竟在此时此刻蓦地笑出来。


噗嗤——


放肆的,不带一丝伪装的,不似面对外人时装作一副懂事乖巧模样的,而是从眉梢到嘴角充溢着满满的天真快乐与纯粹无邪。


夏日鸣蝉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彦川看着不知何时溜进窗台的一节新芽,终于觉出了点家的味道。


 


黄濑是属于一旦被打动就特容易卸下防备的人,这点在此后漫长岁月里青峰深有体会,但他也始终想不通为何干了一架后,这连看他一眼都像生生挖了自己一块肉的家伙怎就突然对他笑成朵花、小青峰长小青峰短了呢?


大概是我道歉的摸样特诚恳,特感人肺腑吧,嘿,最后青峰喜滋滋又有点小小骄傲的自我归结道。这一点点源自孩子的小得意很快在时光的轰隆中被证实。


许多年后,青峰依然记得,那个人站在逆光里抬起手臂温柔拥住了自己,他捂住自己的嘴,就像堵住破开未来的一股洪流。


然后,他隔着手背虔诚的亲吻了自己。


再然后,他说:“别再说什么让我万劫不复的话了……我好不容易才迷途知返……“


迷途知返的又何止一个,但有时往往再向前走一步或许又是一片森林。


 


但眼下,还处雏鸟展翼阶段的他们仍在摸索通往森林的路。


黄濑看着将自己裹进被子成球状窝上铺生闷气的家伙,微微叹了口气,踩住床沿,努力踮起脚尖,才终把半个脑袋探进上铺。


伸出手指,戳戳那团赌气棉花,“喂,还生气呢,阿姨又不是故意打你的,再说明明是你有错在先。“


被团震天动地哼了一声,生怕屋外人听不见似的。


黄濑哭笑不得掀开被子一角,摸黑往里抓了抓,“你不怕闷死啊?“


“闷死最好!“一阵温热的鼻息喷洒进黄濑掌心,有些痒,不禁往回收了收。


被黄濑一句话撩激动的被团好似瞬间打开了闸门,激流奔涌似的一边抖动一边突突突往外蹦词儿,把莫不相关的飞禽走兽挨个戳一箭连大年夜爬过外公家灶台的小强都不放过,这么胡天侃地乱扯一通,终于憋得满脸通红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深呼吸两口,从差点把自个儿活活闷死的蠢行中踹过气,道:“这样,她才会心疼我……“


闻言,黄濑趴在床边哈哈大笑。


一边笑一边好不矜的锤床,“小青峰,你太可爱了!“


“你笑什么?“从来不爱撒娇的青峰大辉小朋友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将这番话说出来,没想到竟被另一个半大孩子嘲笑,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腾的站起来叉腰怒视黄濑。


“笑你是个小屁孩!“


“你不也是个小屁孩!“青峰极其败坏反驳道,伸出手去堵黄濑的嘴,不料一个用力,将黄濑从床边推了下去。


黄濑踮着脚,本就使不上力,被青峰这么一闹当即脚下不稳,摔了个四仰八叉。


青峰这下真吓傻了,忙慌手慌脚往下爬,中途踩空一阶楼梯,险些扭到脚,一着地就手脚并用爬到黄濑身边,想扶他起来却又不敢,只得干瞪着眼摸摸他这摸摸他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你怎么样啊?“一开口竟带有哭腔。


黄濑一愣,心道,小流氓还会哭呀,竖起一根食指比在青峰唇间,嘘声道:“我没事,你太大声啦……先扶我起来。“


青峰忙不迭点头住声,慢慢将黄濑扶起,顿了片刻,抬脚要往外走,“我去找妈妈……“


黄濑却一把拉住他,“别去!”


他眉头微微皱起,脸上有青峰读不懂的纠结。


“你不怕阿姨又揍你呀?”他龇着牙,明明很痛,却笑着问他。


“可是……你摔伤了……”


“我没摔伤。”他依然笑着打断青峰话语,而后拉起他左手,右手小指轻轻勾住他左手小指,晃了晃,抬头又是一脸阳光灿烂。


“小青峰和我拉个勾好不好,不要告诉阿姨和爸爸,就当是我俩的小秘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时候青峰不懂他,在他有限撒丫子漫山遍野摸爬滚打的童年记忆里,饿了,应该找妈妈;冷了,应该找妈妈;和人干架输了,应该回头找妈妈帮自己揍回来。


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黄濑。


他看着黄濑仿佛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自己仅到对方鼻梁的头顶,然后嘴角翘着说:“看,还说不是小屁孩,才这么——丁点儿高!”第一次生出想要快快长大的念头。


后来,当青峰可以垂目便触及到那金色的发旋时,才发觉,原来他早在那么那么早的时候就想要心疼他,可却那么那么晚才学会。


 


雪蕙看着青峰乖乖跟在黄濑身后走出房门,再乖乖坐在桌边吃饭时,惊异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


“我这个臭小子,犯驴脾气,绝对三天都拿下巴对着你……哎哎,凉太,快告诉阿姨,你怎么收复这皮猴儿的?”


黄濑慢吞吞的喝口汤,再吞吞地说了两个字:“呵呵。”


唯有刚老实不到两秒的青峰一听老妈又揭自己老底,顿时脸红脖子粗嚷嚷起来,“雪蕙,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在别人面前打我,我……我也是好面子的!”


雪蕙揪起青峰脸蛋,故作惊讶道:“哎呀,小混蛋也知道害羞呀!”


青峰四爪乱扑腾,“痛痛……青了青了……”


雪蕙微微笑:“嗯?“


青峰做面包状摇尾巴讨好道:”妈……“


彦川揉了揉黄濑脑袋,莫名其妙来了句:“大概做哥哥的都有某种天生的魅力吧。”


专心致志对付汤,脸全埋碗里的黄濑微微弯了弯眼角


 


翌日,黄濑是被压醒的,当他看清肚子上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是个圆乎乎的青毛脑袋瓜时,一肚子起床气不知怎的就烟消云散了。


有一股舒服的凉意轻轻巧巧在后背流淌,少许浓郁却好闻的中药味微微停留在空气中,暗红色的药油洒了一床单,连睡衣都湿了,而空瓶子则被一只成麦色的小手紧紧攥住,黄濑依稀能辨认瓶身上模糊不清的几个字——舒筋活络油。


此刻,那青色脑袋瓜动了动又蹭了蹭,在黄濑肚子上留下一串哈喇子。


黄濑嫌恶的推搡了一把那脑袋瓜,动作却又轻又缓。


“喂,起来,我要尿尿。”


在脑袋瓜睡意朦胧发出一声嘟囔时,黄濑这样说道。



他人的恋人13 赤黄 完结章

zero晴:

世界第一爱的人与世界第一爱我的人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着屋子里亮着的灯,他在站在门外平息了好久的呼吸才推门进去,可是门刚打开,就看到黄濑靠在玄关边,双手环胸的看着他。




“凉太?”




“站够了?”




“不……”被黄濑发现自己在门外缓神,有些尴尬,他弯腰下去的换鞋子,再站起来时黄濑依然看着他,“怎么了?”




黄濑松开手一把抓曱住他的手挽,上前一步将他抵在墙上,低头就吻住了他的唇——他动作突然又强硬,掰着他的头压在墙上磨蹭着他的唇试图着要将舌头伸进来,二少爷被他弄得反应不足,感觉到唇上传微痛之感,他才张开嘴去接住黄濑递来的舌尖。大脑跟不上他的动作,感觉到身下一凉,西裤与底曱裤全被他扯下,他才回过神来,想推开他,“凉……太!”黄濑将咬住他的脖子,又去解他的领带,“让我做。”




“……你,去床上……”








【H和谐,LO不让发】




撞击的声响带着水泽声回荡在空旷的客厅,没有拉上窗帘的透明落地窗上映着他们做曱爱的影子,外面正在飘着绵绵大雪,天黑了,夜很安静,人在动情。




在圣诞前夕,他终于等到了那个人的来临。




吃过晚饭的卧室里,电视里放着一部电影,黄濑坐在床头摆曱弄着手机,二少爷坐在他身边,蜷曲着双膝手中握着遥控,余光时不时的看向黄濑,最后他还是决定将头靠在黄濑的肩膀,碰到的时候,感觉他身子一僵,但没有推开他,然后又继续去玩自己手机了……仅只是这样,胸口就被幸福溢得满满,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要求,只要黄濑不推开他,扔掉他……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室内只有电影中激烈的对白与枪响声,在二少爷快要靠在他肩头睡着的时候,黄濑突然推开了他,他怔了怔才清醒过来,看到黄濑下床穿鞋,连外套都没有穿上就跑了出去……




“凉太!”




门被合上,但他的这声凉太足够让黄濑听到,二少爷也跟着下了床,找了件外套披上,下楼去。




赤司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下午开了一场总结会后,手头的工作也告一段落,所以才下班就赶到这边,兜兜转转找了半天,才对上查到的地址,到了楼下,发了邮件给黄濑。




他站在路灯下,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仰着头看着灰色的天空,远远的就能看到他呵出来的白色雾气,冬天的晚上特别的冷,且前几天一直在下雪,现在正是融化的时候。听到院子里传来动静,他才转头朝那边看去。




是他差不多半年没有见的黄濑。他也看到了他。然后朝他走过来,赤司勾起唇角,“穿这么少,不怕生病吗?还是说急着来迎接我?”




很多事情,都不用太多言语,就像是我一眼就能看得出你仍然还爱着我这件事情。黄濑低头笑了笑,“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太冲动了。为了小赤司生病划算吗?”




“当然划算。过来。”赤司伸出手,向黄濑张开,黄濑上前就扑了进来,满足又安心的在他的耳边磨蹭……“你真的不觉得太晚了吗?”




“或许……想清楚了吗?”他问。




“嗯。”鼻子有些酸,或是寒冷或是想哭,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一个人比你更爱我,长得与你一样,但他终还是不是你,代替不了你。这句话,他没有对赤司说,但赤司一定明白,他抚摸过他金黄色的头发,侧头过去亲了亲他的脸,“我爱你,凉太。”




“……我知道。”他紧紧的抱着他,赤司抚摸着他单薄的背部……黄濑撑起脑袋,捧住赤司微凉的脸,低头去亲吻他的唇。




一些感情,不论经历过多少东西,他都还存在,且越来越深刻,即使是我曾经那样的痛恨你想伤害你,不惜折磨自己来让你难过痛苦,可是,我有多心痛就能证明我有多爱你,逃不开,躲不掉,那颗被你伤害过的心依旧很疼,可是他却还是告诉我,他想与你纠缠一辈子。




或是下辈子,他都不想放过你。




让你疼痛,让你难过,让你喜欢我,爱我。生生世世。




二少爷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黄濑走向兄长,将兄长抱入怀里,两个人在路灯下拥曱吻着。他形容不来自己的心情,时间一时倒退倒退到他十三岁的那个下午,他坐在二楼的窗台边,看到兄长扯着黄濑的衣襟往下,两个人接吻的情景。




可是此时不是彼时。




曾经他觉得是黄濑抢走了兄长,可是……现在却是,兄长夺走了黄濑。




不对。他低下头来看着被白雪覆盖的路面,笑了笑,黄濑从一开始,从十三岁的那年起,就一直是哥哥的,所以,哥哥并不是夺走了黄濑。而且,黄濑从来没有属于过他,并没有夺走之说。




明明我也爱你,我也很爱你。我也爱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一天没有想起过你,没有哪一天忘记过你。




以前觉得自己生命很短暂,可是现在觉得自己恨不得立刻死去,死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也会忘了你,忘了我那样的爱你,轮回之后的新的生命,肯定不会再遇到一个叫黄濑凉太的男人。那样,对我来说,是不是也算是一种解脱?




他有些无助的想要离开,可是脚上像钉了钉子一般无法动弹,胸口的疼痛太过剧烈,他又想起了,那年在医院里自己启求黄濑握住他手的情景,现在,他依然想对黄濑说那句话,如果你的爱是100分,分给我0.01就好……我真的要求不多,只要你肯回头看我一眼,就足够成为我活下去的力量……可是,你不肯,我也快活不下去了。凉太。




那一次,黄濑温柔的对待了他,还亲吻了他的伤疤,他以为,自己已经被黄濑在乎了。被他温柔的对待后就会燃起希望之火,随后绝望的风总是接踵而至。其实,这跟黄濑没有关系,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的期望失望罢了。单恋的人,自艾自怜……




赤司看到了不远处的自家弟弟,穿着单薄的睡衣,似乎是从床上刚爬起来,有些远,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感觉到视线对上,他又立刻别过脸。赤司松开了黄濑。




“不带我进去吗?我很冷哦。”赤司笑着问。




黄濑握过他的手,放在嘴边呵气,“对不起……”




“好了。走吧。”赤司抽曱出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朝着院子的方向走去。黄濑转过身来就看到了二少爷站在院子外,看到他的时候垂下了头。




赤司走到征的身边停下了步子,他没说话,赤司家的礼仪本该就是尊长,二少爷时才收起那颗破碎不堪的心,低头问好,“哥哥晚上好。”赤司点了点头,然后错身过去,进了院子,黄濑跟他赤司身后,走到他身边时,他低声说了句,“进去 。”二少爷没说话,低着头不看他,然后赤司进了门,黄濑也想跟着进去,二少爷拽住了他的衣角……




“!”黄濑转过头来看他。




他抬头迎上黄濑的目光,停顿了两秒,鼓足勇气,他说,“凉太,你能对我说一声喜欢吗?”他看到黄濑瞬间就眯起了眼睛,带着冷意的看着他,他又垂下头去,“或是……叫我一声名字……这样就好……我……”不等他说完,黄濑突然转身过来,单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脚心离地,他不安的挣扎想要逃开,无法顺利的呼吸……他看到黄濑的眼神很危险,微眯着双眼不屑的打量着他,他勾起唇角,泛出一个冷冷的笑,“你想走?从我身边逃走?”




“……!”他双手抓着黄濑的手臂,试图让他放下自己,喉咙被掐着他说不出话……




“做梦!擅自闯入我的世界,搅乱我的人生,现在想全身而退?”黄濑凑身向前,“杀了你哦!”




“!!……不…唔……松开……”几乎完全无法呼吸,好容易憋出那几个字,黄濑将他一把甩开,他跌落于地,咳嗽伴着喘息,他抬头看向他,“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以为,你要扔掉我……所以……一次也好,想听你叫我的名字……就算骗我的也好,也想听到你对我说喜欢……”他说完又低下头去,笑了笑,“对不起…我想要找到一个能够活下去的理由…即使是谎言都行……对不起……对不起…”




他跪坐在地上,语无伦次的道歉……黄濑低头看着他……




最后,黄濑弯下腰,一只手臂横在他的腰间,将他从地上钳了起来,又一次被他腾空,只是这次是抱着的,动作太突然,他立刻扭过身去搂住他的脖子……不知道黄濑所想,他不敢开口打破僵持在他们之间的诡异气氛,上一刻还想着弄死他,下一刻又将他抱在了怀里,他觉得自己与黄濑都变得不再正常,一样病态到无可救药,可是无论怎样的黄濑,他都喜欢,喜欢到不能自已。




黄濑抱着他转身朝玄关走去,他单手推开门,赤司已经坐在了沙发,看到他们进来朝门边望了过来……被人像抱着孩子一样的姿势有些丢人,而且面前是兄长,他转过脸不去看兄长有些古怪的表情,将脸埋在黄濑的颈窝,然后,他听到黄濑说,“小赤司,我要与小征在一起。如果你同意,我就带他跟你一起走。如果你不同意……”他停顿了下,然后继续,“我也会和他在一起。”他很快的说完,二少爷停在他脖颈处彻底愣住了,客厅里太安静,连心跳声都停止了……




“凉太?”兄长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被黄濑抱着的他不敢动弹,他憋住呼吸,生怕,自己是在梦境……黄濑说,要与他在一起,还叫了他‘小征。’




——这是做梦吧,毕竟这里这么安静……然后他开始在他身上挣扎,想从黄濑身上下去,想去看黄濑的表情,但被黄濑嵌得很紧,“别动!”黄濑的声音依然冰冷,也终于让他意识到了这是现实……




“你是认真的?”赤司眉心微拎,问。




“是的。”黄濑回答得很认真。




“你喜欢他?”赤司再次问。




“喜欢。”




“!!!!”二少爷低头就咬住了黄濑的肩膀,死死的不松开,黄濑皱了皱眉,抬手拍了下他的背,又抚摸上他的短发……动作温柔……他觉得现在可以死掉了,一生无憾了……能够听到黄濑的喜欢,还是对兄长说的喜欢自己……这比任何形式的告白都要动听,动听到千倍万倍!!黄濑的安抚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他更加用力的咬住他的皮肤,将牙齿深深的钳进了他的肉里……




“那我呢?”




“我爱你。世界第一爱。”黄濑的回答。二少爷也终于停下了咬他的动作,松开了牙关,紧紧的抱住黄濑的脖子。




他撑着下颌看着黄濑抱着自家弟弟,一副领死罪的样子对他说着威胁的言语又对他说爱,赤司勾起浅浅的唇角,笑了,“嗯,我也是,世界第一爱着你。跟我回去吧!带着你的小家伙。”




“……”




“……”二少爷靠在黄濑的肩头死不松手,感觉到被他咬了的那块地方,有液体滑过,黄濑也露出了久违的笑颜。




FIN




正文完。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jGpBI9w 密码: w7ft←含和谐部分。